陳Sir揚言(第1630期)
  也許有人擔心這個伏羲班會不會和現有的教育體系銜接不上。這點我倒真不擔心。學校的教學只是教育的一部分,而絕不是全部。
  廣州出現了一個“伏羲班”。報道說,早上練功,課前靜坐,武術、書法是必修課,語文課吟誦經典為主,數學課不設教材,回家從來不用做書面作業,興緻來時說不定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這樣的“筍事”,就是天河岑村小學伏羲班學生的“專利”。哈哈,連記者都說不用做作業是“筍事”,可見回家做功課是多麼的狗血!我想起我小時候雖然也要回家做功課,但是一會兒就做完可以去玩了。
  看報道說,這所謂“伏羲班”的教學頗為復古,什麼靜坐啊,打武術啊,吟誦經典啊,篆刻啊等等,還有游學,連洗碗掃地等生活技能和品行禮儀等行為習慣都列入考核範圍。這樣的學校還頗受學生家長的歡迎,居然有家長自願到學校當義工。這種游離於主流學校的主流教育方式的另類學校甚至受到了教育管理當局相當程度的認可,天河區教育局局長柳恩銘表示,只要有家長需求,有老師願意做,就可以繼續開設伏羲班。看到這個消息,我有一種看到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感覺。因為大統一似乎是恆久不變的管理星辰。連中山六路騎樓下的小小一塊店鋪招牌樣式都強求統一,何況學校的辦學方式這樣的大事情!但是天河區教育局做到了。太好了。
  其實這個“伏羲班”所做的並不是什麼新發明。看報道的樣子就和廣州人所說的卜卜齋(私塾)差不多。不過更現代一些,對兒童的教育更有針對性一些。比如說洗碗掃地舉止禮儀等等,這些舊時代的卜卜齋都不用教,都是家長的事情。三字經都有說,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洗碗掃地,待人接物這些原本屬於家教範圍的內容,現在也統統歸為學校的教育內容了。這是現代文明的悲哀,但是反過來說也是這家伏羲學校的高明之處。也許開設武術是對應現實中的男仔乸型,開設書法課是針對現在大人小孩都揸筆忘字,更別說用毛筆了,總之就是缺什麼補什麼,難怪家長歡迎。
  高速現代化的過程是一個危險的過程,其一是傳統文化丟棄丟失太多,其二,丟失的結果是文化的多樣性逐漸被同一性侵蝕甚至取代。學校下了課連同學之間講廣州話都不准,各式各樣的手寫漢字幾乎被電腦字完全取代。不管原因是技術的還是行政的,不管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文化多樣化的進程一旦啟動就是不可逆的。孩子之間聊天現在都不說廣州話,你還能指望他們畢業之後會說嗎?待人接物的禮數,孩兒們現在連輩分長老有序都不懂,你能指望他們長大了曉得稱呼人嗎?估計以後他們無論見了老闆還是老竇都是一句:Hi!man,what’sup?
  也許有人擔心這個伏羲班會不會和現有的教育體系銜接不上。這點我倒真不擔心。現在的孩子精靈得很,所謂精靈就是適應能力和自學能力非常強大。游戲誰教過他們?個個無師自通。想想我們那個年代什麼電腦都沒有,家裡唯一的電器就是電燈。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斗大的字認識不了幾個,還不是照樣捧著《三國演義》來啃?不也照樣啃下來了嗎?不要以為你不教孩子就不懂。學校的教學只是孩子所接受教育的組成部分之一,而絕不是全部。□陳揚  (原標題:伏羲班能走多遠?)
創作者介紹

服務

yvqjekdekqew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